紙上荒唐

我喜歡聊天。我是央、我是紙荒。

蛇吻(胜出)

*人兽
*小卡车



—想到要和你共度余生,我就对余生充满期待。

祂看着自己的小宠物噘着光洁的屁股蛋趴在地上看着典藏在书房的藏书,就像是请君入瓮似的把祂的理智鞭碎。

好吧祂承认,祂是野兽,理智本来就很薄弱。

爆豪用蛇尾缠住小宠物纤细到彷彿出力就会被折断的腰侧,然后丝毫不出力似的把他 从地毯的另一端抬了起来。



被翻車了 我去微博玩吧


>>http://weibo.com/5664389190/FgiX7veLX

啊,我的饭卡没带(ALL出全班向)

*欧欧希我的,出久是大家的萌物

*我也不知道他们学校食堂是不是这个制度

*我喜欢我就写 我任性 不要打我

*标不完QQQ 


绿谷看着今天的菜单,今天的特餐是牛肉丼饭呢,便打开钱包找找饭卡。


「奇怪?卡呢?」绿谷坐在饭田占好的位置上翻找着他的饭卡。


「没有带到吗?」丽日端着牛肉丼饭坐到他对面,后头跟着梅雨拿着咖哩麵。


「好像是昨天整理发票的时候拿出来的,忘记放进去了」绿谷抓抓头髮,四面八方传来好香好香的食物味,啊不行不行不可以造成别人的困扰。


「吃一点我的饭,好吗绿谷同学」饭田拿了一个花捲寿司放在绿谷嘴边,示意他张开嘴巴。...

巴黎症候群(轰爆)

拉下帷幕吧,喜剧已经结束了。


--拉伯雷


本来就不该是这样,本来就不该是这样。轰焦冻坐在沙发上这样想着。


他想着,要是身体就这样被沙发吞下去,然后就这样消失,会不会好一些,各种意义上的好一些。


包括爱着爆豪的所有心思。


事与愿违,他没有消失,他还好好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躺在他身边的爆豪。


或许只是一个明白,突然间的一个激灵的明白。


他们都老了。


是轰看到爆豪本来被硝化甘油给软嫩的手变得不像他记忆裡那样,有深深浅浅的斑点还有刺进皮肤用来维持他生命的针头。


那双他牵了50年的手,不是他所记得...

从接吻开始(饭出)

其实饭田想不起来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真的想不起来。

就是现在这个状况,他的下属被他压在身下猛o,他真的没有头绪。

>P2开始 我真的很想哭
每次都翻车 人生麻木

神啊救救我被剃掉的眉毛跟我摸着眉毛就能写肉文的鬼脑袋吧

p2開始 髒話play一如既往的有

毛发癖(切出)

天生没什么体毛的绿谷有有一个癖好,他喜欢自己爱人私 / 处的毛发。

用哪里都行,用指尖去抚摸,用脸颊摩擦,或是用屁 / 股 / 肉去感觉。

想想这真是一个变态至极的怪癖,可是他喜欢那些性感又隐密的毛发,就好像一种属于情人之间的印刻痕迹。

1 / 8

© 紙上荒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