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荒唐

我喜歡聊天。我是央、我是紙荒。

花蕾(轰出)

*异种有
*产卵有

掉到异世界的日子已经两年了,绿谷还是没有找到方式能回家,反而被这裡的住民留了下来。
绿谷叹了叹气,在兽皮床上翻滚不安,因为今天是满月。

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

房门打开后走进来的是在这个世界担起责人养育他这个异乡人的,一隻美丽的蝴蝶。

他坐在绿谷的床边,低声地对他说『我等不及了,先进来了』,红白相间的短髮上长着一对长长的触角轻轻地颤抖着。

『没关係的,轰』他摸摸那个他称为蝴蝶妖精的轰,他左脸上的刺青是生为族长的象徵,长相美好的脸庞因为绿谷这样的抚摸爬上晕红。

轰纤长的红色指尖轻轻的勾起绿谷的下巴,轻轻的细吻着绿谷小麦色的颈子。被亲吻的男孩吞了一口沫,和眼前的对象交 / 欢不是没有这个经验。

『...

腐肉的慰借(死出)

我曾经梦过一个白色影子。
他病了,只有学会作梦才能得救。
他没有做过梦,没有睡着也不曾清醒过_《梦游亚马逊》

死柄木不曾有过梦,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有没有过睡眠,或是清醒时分。

他亲吻着他爱人的唇瓣这样忌妒着他,恨不得把他掐死。

他脆弱的无助的小生物,顶着一脸雀斑的他的宝贝。

他的男孩依偎在他的胸口环抱着他的腰安睡着,却不知男人是多么的嫉妒他的梦呓。

死柄木点了一根烟,让自己迷濛在古柯碱里代替着在梦境的梦幻。他想来点迷幻药,好让自己强迫性的进入幻觉来说服自己也能作梦。

可是他不行,他做不了梦。

当他的男孩兴致勃勃地骑跨在他的腿上说着昨晚的梦时,他恨不得把他亲爱的男孩捏碎,却又不忍他会感觉到疼痛。

死柄木曾读到一篇文章...

【伪装者】开车15题

被LOFTER翻车到孕吐


>>多年操(衣冠禽*X无知正太)

>>稍微改了一点内容

>>OOC致歉


题目跟内文都下收连结

https://weibo.com/5664389190/FjPD9C2Li


蛇吻(胜出)

*人兽
*小卡车



—想到要和你共度余生,我就对余生充满期待。

祂看着自己的小宠物噘着光洁的屁股蛋趴在地上看着典藏在书房的藏书,就像是请君入瓮似的把祂的理智鞭碎。

好吧祂承认,祂是野兽,理智本来就很薄弱。

爆豪用蛇尾缠住小宠物纤细到彷彿出力就会被折断的腰侧,然后丝毫不出力似的把他 从地毯的另一端抬了起来。



被翻車了 我去微博玩吧


>>http://weibo.com/5664389190/FgiX7veLX

啊,我的饭卡没带(ALL出全班向)

*欧欧希我的,出久是大家的萌物

*我也不知道他们学校食堂是不是这个制度

*我喜欢我就写 我任性 不要打我

*标不完QQQ 


绿谷看着今天的菜单,今天的特餐是牛肉丼饭呢,便打开钱包找找饭卡。


「奇怪?卡呢?」绿谷坐在饭田占好的位置上翻找着他的饭卡。


「没有带到吗?」丽日端着牛肉丼饭坐到他对面,后头跟着梅雨拿着咖哩麵。


「好像是昨天整理发票的时候拿出来的,忘记放进去了」绿谷抓抓头髮,四面八方传来好香好香的食物味,啊不行不行不可以造成别人的困扰。


「吃一点我的饭,好吗绿谷同学」饭田拿了一个花捲寿司放在绿谷嘴边,示意他张开嘴巴。...

1 / 9

© 紙上荒唐 | Powered by LOFTER